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恶人自有恶人磨?《欢乐颂4》何悯鸿的眼泪,终于让观众觉得畅快

时间:04-22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44

恶人自有恶人磨?《欢乐颂4》何悯鸿的眼泪,终于让观众觉得畅快

恶人自的恶人磨?一看她哭就想笑?今日份的快乐,何悯鸿终于给戚牧当保姆啦!《欢乐颂4》口碑与成绩虽然一“糊”到底,不少观众却对何悯鸿“恋恋不舍”,这个角色,是第三季中公认最气人、最无脑、最令人上火的人物。到了第四季,她奇葩依旧。仍旧是日常给室友添堵,仍旧脑回路清奇,仍旧爱道德绑架别人,仍旧遇事后只会说着“我也没想到”哭唧唧,观众感叹她身上有一种“白痴”的美。更可怕的是,在此基础上,何悯鸿又多了一份恋爱脑降智buff。对象,还是已经有过两次失败婚姻,最初目标是朱喆的戚牧。这个角色是典型的“诡计多端”渣男,人到中年,却化身结婚狂,上来便海量寻找老同事当对象或为他介绍对象,一心想步入第三段婚姻。过于急切的结婚态度与思想观念,让朱喆起了防备心,她及时避开了这个坑,却没想到戚牧对她的生活圈非常熟悉,转头便盯上了小白兔何悯鸿。戚牧为什么这么着急结婚?原因简单又让人厌恶,戚牧想要的并不是一个与情谊相通、共同迈进美好生活的妻子,而是一个能照顾他病重母亲的保姆式妻子。择偶标准,差不多就是余初晖母亲没觉醒时的模样。缺乏社会阅历又一根筋的何悯鸿,成为戚牧的“调教”对象,在他的影响下,何悯鸿不仅为爱上头,还将自己的世界越活越窄,让观众窝火不已。但大部分观众虽然厌恶CPU何悯鸿的戚牧,却也更愤怒于何悯鸿,在这方面,何悯鸿性格中的两个极端标签,为她收割了不少仇恨值。一方面,她是清高、圣母的极致典范。行事上常常遵守坚守刻板的教条主义,忽视人性与复杂环境因素,一味用固定道德准则要求别人,自诩清高,但在他人眼中,却是古板、圣母。脱离实际只谈教条,不仅影响他人,还会引火烧身。余初晖母亲当保姆被雇主用情感绑架、余初雪遭遇骗婚事件中何悯鸿的表现便是典型代表,标榜“正义、善良”,却处处都在砸受害人的锅。等问题发生了,又没有勇气承担责任,热衷于祭出万能招式“我也不想的”+婴儿式哭啼,这是年幼子女对待父母的常用招式,显然,只对在意她的人有用。长期下来,周围的人对她心灰意冷,她却为自己的“孤傲而决绝”生活态度打气,在观众视角,委实比第一、二季中的傻白甜邱莹莹更加可怕。另一方面,她又拥有极端的自私、凉薄。很难相信,清高与自私,圣母与凉薄能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,她会因为同情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而出头,因为别人的家庭问题怒怼室友。同时,又可以将所有责任推卸到其他人身上。每一次“我也没想到”的背后,都没有真诚的歉意,甚至,对一直疼爱她的父母也用起手段,这边装病欺骗父母,那边不顾父母跌倒也要为爱“私奔”。何母望着女儿义无反顾的背影时,不知脑海里会不会想到女儿挂在嘴边的“孤傲而决绝”,她对爱人可以有情饮水饱,对父母却连一点点劝说都容忍不了。“愚蠢,圣母,自私,凉薄”,这些成了何悯鸿的代名词。一般来说,性格偏激的孩子背后有很大概率会出现奇葩的原生家庭,但何悯鸿并非如此,她的父母工作稳定、有文化、脾气温和,对女儿爱护有加。是什么造成了何悯鸿的极端?虽然责任更多在何悯鸿本身,我们却也能从她父母身上找到一点端倪,在“拎不清”与“孤芳自赏”方面,她与她的文化人父母,颇有一脉相承的痕迹。何母不断强调他们夫妻两人不追求物欲,家庭氛围简单,没办法给女儿营造“世俗”的成长环境,是不是有何悯鸿清高文化人那味儿了?这一点,在他们与其他四美的相处中亦有体现。他们会赞美朱喆作为经理的处理能力,认可余初晖的社会经验,却也同时会因为她们与原生家庭“斤斤计较”而感到不适,与“世俗”格格不入。然而,事业单位工作几十年的他们,又要比年轻人更懂人情世故、明白社会险恶,很清楚欢乐颂其他四美能给他们的女儿提供多少帮助。于是,当他们需要其他人的帮助时,他们会用长辈身份裹挟两位年轻人同意与女儿继续合租,甚至想方设法从合同入手,希望找到利于自己的谈判条件。但当他们不需要其他人的帮助时,便下意识将他们无视了。何母与朱、余两人约定好转房租却迟迟不转便是体现,当时她和丈夫其实已经决定留女儿在老家生活,却又吊着朱、余给自己节省麻烦。等拗不过女儿要继续回上海住时,何母才开始打感情牌,与何悯鸿的“我也没想到”何其相似,他们的确不是主观故意,却都下意识选择利己。何悯鸿的性格,是不是潜移默化中遗传了父母的“不世俗”与“精致利己”?这是很值得思考的问题,父母的优点会在孩子身上放大,缺点亦是如此。在何悯鸿被渣男CPU的处理上,何家父母的处理方式也让人却之不恭。何悯鸿的错显而易见,但在已经知道女儿得罪室友,双方已经无法和平共处时,她仍旧坚持要求她们一起合租,无疑于将女儿继续往极端上推。欢乐颂是一个好的居住环境,但对此时何悯鸿来说却未必。她偏激地认为其他四美“龌龊”、“虚伪”、“有心计”、“戏弄她”,也偏激的让其他人感到不适,强行共融,只会适得其反。物种有多样性,人也如此。于思想已经偏激的何悯鸿而言,换一个新的居住环境显然更有利于她意识到自己的问题,但何家父母同样偏执的觉得她待在欢乐颂才是最好的。这便涉及到何家父母另一种观念,日常溺爱,出了问题才开始极端处理。在矛盾点彻底爆发之前,无论他们如何反对何悯鸿的决定,最终都会以支持她的方式表现出来,比如,意识到何悯鸿被CPU,却仍旧出钱供她在上海生活。再比如,被朱喆提醒戚牧在刻意引导何悯鸿被孤立,却直到后者怀孕才真正出面干扰两人的感情,且上来便从女儿最厌恶的物质入手,反向拱火。他们是很爱女儿的父母,这一点无人质疑,但这对父母在言传身教与矛盾处理方面,真的是与何悯鸿大同小异,总是下意识先求别人帮忙,再自己则帮倒忙。但,无论何悯鸿还是何家父母,他们都有问题,却都不是大问题。客观来说,何家人的问题,只能属于观念与思维上的局限,这个世界没有生来便完美的人,也没有人天生就知道如何当完美父母,大家都是且行且学习。正常情况下,何悯鸿可以在生活中慢慢纠正自己。社会是一个大学校,我们每一个人逐渐丰满的阅历与扎实的生活观念,都是在磕磕绊绊中成长起来的,会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,也有机会变成更好的自己。这一点,其实早前已经开始在何悯鸿身上展开,经历多次风波后,她开始有了自省迹象,每次都愿意倾听其他人的总结,以反思自己存在的问题。鉴于何悯鸿的社会大学起点委实太低,她吸收的并不快,却也在悄悄改变,如果让她坚持走这一条自纠之路,未必不能成为“清高但通透”的何悯鸿。然而,何悯鸿的自然生长之路,被心怀不轨的戚牧破坏了。何家的精致利己不会主观害人,保持适当的距离,大家都很美好,戚牧却一心想着踩着别人的血汗达成自己的目标,牺牲他人,“完美”自己。他想当孝子,却又痛苦于照顾生病母亲的日常,便将主意打到妻子身上,自己尚且不愿意放弃事业给母亲当保姆,却要求妻子完成他的“孝子”义务。发现两任前妻都不买账后,戚牧便开始物色易被洗脑的傻白甜,第一时间引导对方断掉自己的人际关系与事业之路,这样一来,便能安心当“保姆”。简单来说,他要找一个易被控制的妻子。当发现朱喆是事业型女性时,戚牧便率先打了退堂鼓,因为在两位前妻身上,他已经清楚事业心强和聪明的妻子,都不可能受自己摆布。而阅历少且性格圣母的何悯鸿,却是很好的下手对象。情感中的CPU高手,最擅长的并不是有多么强洗脑能力的话术,而是寻找正对他诉求的“目标”,一个性格容易被他趁虚而入的操控对象。这一点,相信大众在日常生活或社会新闻中也有所耳闻。早期网上出场大量情感PUA案件,加害者选择的目标,往往都是原生家庭有问题,渴望被温暖的受害者,她们从小渴望的东西,成了对方伤害自己的筹码。原生家庭美满却不懂世情的何悯鸿,则是另一种形式的目标。即使我们再不喜欢何悯鸿的性格,也不得不承认,在这段别有目的的感情里,她都是受害人,真正应该被鄙夷的,是利用情感控制他人为自己服务戚牧。希望每一位何悯鸿,都能早点从社会大学中完成自己的蜕变,也希望每一位戚牧,都能无处遁形,别人的缺点,不是被他伤害的理由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